顺风车复工还是停运:这是一个问题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09 21:09:18 字体:[ ]

  “如果一个平台主要从事信息撮合,那他的安全保障义务范围也主要在信息撮合这个层面上,要在信息撮合这个角度,履行他的安全保障义务。比如注册成为网约车用户的身份信息是不是真实,要强化要求平台对当事人的信息审核,提高审核标准。”他说。

  本报记者 赵琳琳报道

  在薛军看来,平台在处理顺风车相关业务的时候,法律责任不应该比通常意义上的缔约辅助人的决策更重,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的要求,但是这种安全保障义务的要求不能跟传统线下的安全保障义务的要求相等量。

  另外,从2018年滴滴顺风车发布的数据来看,2018年春运期间,共计3067万人次乘坐跨城顺风车回家和返程,是2017年同期的3.62倍,相当于民航在春运40天运力的46.9%,等同于增开了45913列8节动车组和170388架波音737飞机。

  三个月内两起顺风车安全事故,是滴滴顺风车无限期下线的原因。因此,在一段时间内,大家提到顺风车似乎就会自然而然想到“不安全”三个字。

  顺风车车主曹翊交流时表示,自己姥姥家在天津,父亲也在天津工作,而自己在北京工作,所以经常会跑北京到天津的跨城顺风车,也会拉春运的跨城乘客。假如没有顺风车,自己需要从家打车到天津站,再从天津站坐高铁到北京南站,再从北京南站坐大巴或打车到北京的家,在时间、金钱方面都会比顺风车高出很多。

  关于顺风车的监管问题,这些年来,一直在谈。

  薛军认为,分享经济今后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是分享经济的兴起对整个监管体制提出巨大的挑战,如果还是传统的、偶发性的分享行为和经营行为,用传统的思路去监管,那这个问题就一直没办法解决。在确保安全问题、消费者保护问题的前提下,通过保险能把很多顺风车安全问题来解决。此外,安全方面除了政府监管职责之外,行业自律也应该加强,比如,平台方面对于顺风车车辆的配置标准可以发布自己的团体或行业标准,还有对于驾驶员也应该有要求,如多少年没有违法记录等,可以制定一套平台自身的规则。

  行业发展需监管与自律并行

  顺风车缓解春运压力

  有业内专家认为,顺风车作为一种便捷、经济、高效的出行方式,不仅使“拼车族”享受到了便利,而且能够节约石油资源、减轻尾气污染,除此之外,还能充分利用交通工具,缓解交通压力、减少道路拥堵。正因为具有利己、利人、利社会的多重意义,拼车日渐受到人们的青睐。

  “买不到票”似乎成为了春运永恒的主题。2019年的春运从1月21日开始至3月1日结束,共40天。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往年顺风车平台还可以作为交通运力的补充,如今,主要网约车平台的顺风车业务依然处于下线状态。

  另外,“个人信息在顺风车保证安全的领域中应该获取,乘客的个人信息也需要被确认,也一定要采集”。朱巍表示,采集乘客信息的好处是,有利于保护司机的人身安全。现在出租车发生问题,绝大部分的情况下司机是受害者。分享经济中每个人既是商家又是用户,每个人都要审核,至少你知道他是谁、他的身份是什么、从哪来。当然,采集的个人信息只能是备案性质,不能用于大数据使用。

  朱巍提出,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不是一回事,共享经济本质上是一个商业行为,需要资质,需要遵守完全的商事法律监管、市场监管、纳税制度。而分享经济是一个典型的民事行为,不需要那么多的监管和门槛,顺风车的性质属于分享经济,不是共享经济,不适用网约车那种监管模式,共享单车就是一个典型的共享经济模式。

  目前,仍在运营的顺风车仅剩嘀嗒一家。由北大互联网法治与发展研究院指导并主持召开的“聚焦共享经济下顺风车产品合规发展的研讨会”1月19日在京举办,法学专家学者、媒体人士、顺风车从业人员,从顺风车的定位、社会价值、安全、监管等多方面展开了研讨交流。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很多人在提安全,觉得顺风车不安全,其实真的不是。大家关心的是安全感的问题,安全跟安全感显然不是一个问题。真正发生事件之后,会发现舆论讲的根本不是法律问题。讨论法律只是知道底线在哪,一旦出现问题要承担的是无限连带放大的社会责任。媒体应该按照法律做底线,而不是按照点击量作为底线。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平台责任应该设置在相对比较精准、合适的范围之内,如果强调特别单一的价值,比如对极端情况下的安全事件一定要百分之百的防护,成本就会飞速的增加。顺风车下线应该是典型的制度成本过高,使得这个行业没法做,制度成本太高之后,很可能最后就是窒息性的成本。

  就此,刘晓春认为,政府如何进行监管得先搞清楚顺风车模式中司机、平台、乘客三者之间的法律关系。顺风车的平台提供顺风车相关信息,是一种非经营者的偶发的分享行为,具体来说实际上更多是民事主体的活动,并不是商事性质的。司机和平台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在民法视野上作为一个平等的合同关系来理解,三者之间的关系也是平等的,而并非经营者和消费者不平等的关系。在顺风车模式下,交易方是乘客和司机,平台做的并不是提供顺风车的服务而是信息居间提供者。从一般理解上来讲,一个中介公司肯定不可能需要承担一个服务提供者或者交易相对方一样的责任甚至更重的责任。

  说到底,解决顺风车安全问题的核心还在于平台责任如何履行。

  事实上,2018年春运前,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曾表示,鼓励并规范顺风车、营运车辆城际拼车等新业态新模式参与春运,充分利用社会运力资源,提高运输能力。

  安全问题贯穿乘运始末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表示,顺风车业务未能在今年春节前全面恢复,对于社会福利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因为从出行来讲,很多人可以通过顺风车这种模式,非常高效地完成中短距离城市间的通行问题,从而有力缓解"海陆空"三方面的春运压力。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随机新闻

友情链接及相关站点

Powered by 亚博APP体育官网下载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1-2021版权所有,本站有最终解释权